礼仪庆典

秋韵杂谈

  • 没有分类目录

三大品牌

  • 案例集锦

    案例集锦

  • 团队及策划经验

    团队及策划经验

  •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

   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

  • 制作工厂

    制作工厂

联系电话8008208502

首页 > 秋韵杂谈 > 日本觊觎中国时,吴昌硕却用海派绘画笼罩了日本艺术界

日本觊觎中国时,吴昌硕却用海派绘画笼罩了日本艺术界

发布时间:2015-07-04 作者:guoxd 标签:[吴昌硕]

order cheapest prices pharmacy. buy cheap prednisone . instant shipping, buy prednisone with out a prescription. prednisone online order baclofen online, buy lioresal, baclofen tablets , generic baclofen , order lioresal, buy lioresal online, lioresal online. , buy prednisone, buy prednisone online, prednisone mg, buy cheap prednisone, prednisone cost, prednisone online. dapoxetina precio acheter au canada where to order dapoxetine what does do n dapoxetine india countries priligy en costa rica venta en colombia sans 

       2010年前后一直被认为是“受到低估”的海派书画在书画市场的升温期。去年,为纪念吴湖帆诞辰130周年,澳门艺术博物馆举办了吴湖帆收藏展,刘益谦的龙美术馆举办了规模甚大的梅景书屋师生作品展,上海博物馆亦将在今年举办吴氏收藏展。今年值关良诞辰115周年,各类有关关良的艺术展览与研讨活动接踵而至。收藏界对画家的研究与关注也反应在同期的艺术品市场中:近年来,吴昌硕、吴湖帆、谢稚柳和关良等有代表性的海派画家的作品成为拍场热点,成交价格也日渐攀高。
       今年春拍已入尾声,就第一财经记者对数家拍卖公司预展书画部分的观察:西泠印社、工美、敬华这三家南方拍卖公司中,海派画家作品所占比重有明显的上升。同时,包括嘉德、保利在内的北京拍卖公司也可见到不少程十发、谢稚柳的作品。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教师、书画学者汤哲明表示:“艺术市场近年来对海派绘画的低估,实质上是对民国时期艺术的低估。而现在,随着人们对现实的反思,民国时期的文化又重新被发掘和认识 。”而这其中,很大一部分便是海派绘画。“海派的繁荣在民国,民国画坛的主要力量是海派。”近日,汤哲明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道。
       在海派画家被一再重复地“审视”、“追认”,进而被市场“确认”之时,其作为一个群体的历史境遇也成为一个被重新关注的话题。近日,在敬华拍卖举办的公开活动中,汤哲明做了一场题为“海上绘画的商业性与多元化”的讲座。
       “我们今天说的海派绘画其实基本就等同于民国绘画。”汤哲明说。“因而,几年前,海派被低估,莫不如说是民国绘画被低估。”汤哲明这样说的根据在于,他曾经对民国时期海派画家的社会境遇做过细致研究。那时,到过上海的画家在千人以上,而其中具有一定声望的名家在100人以上。相对而言,当时北方画家的聚集地——京津地区的名家至多以三四十数,另一重镇岭南画派,名家仅以十数,且其中最知名的高其峰、高剑父都长期在上海画坛发展,高氏弟子黄幻吾是岭南画风的忠实传人,最终亦定居上海,被今人目为“海派”画家。
       “海派书画作为艺术史上一个重要的艺术潮流,形成于清末民国时期,商业化是其最为重要的基石,艺术风格多元化是其主要特征。”汤哲明说。与这座城市的商业发展状况相应的,是人们对艺术的赞助方式。“中国的绘画从王权时代、宗教时代,从孤芳自赏的文人画时代走向众人皆赏艺术的时代,实际上是通过海上绘画实现的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。”
       这种转折更大程度上是艺术赞助方式的转变。汤哲明认为:中国艺术在元明时期、文人画发展起来之前,都是“政教赞助”模式,艺术家由皇室、官宦和寺庙赞助,创作符合赞助者趣味的作品。在此前提之下,自宋至明初,如文同、苏轼、王诜、赵孟頫、倪瓒、曹知白包括沈周等极少数文人画家因其出身、职位与资产,自娱自乐地从事艺术创作,自不同于现代意义上依靠商业赞助的“画家”。
       “政教赞助”和“商业赞助”,不能说哪一个更好。”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,他说道:“计划经济时代画家为政府‘包养’,轻视商业化画家,认为他们为钱创作。现在呢,人们又对体制内的画家颇有微词,认为他们只是为政治服务。其实两种方式都能催生好的画家,其中关键还在于画家个人。”他补充到,“商业化与民主化是同时产生的,是跟垄断站在对立面上的”,因而这也是现代社会的基本模式。
       “最终能够得到认可的都是有自己创造、有深厚修养的画家,纯粹商业化的作品依然并不怎么受欢迎。”他以清末在上海闯荡的重要画家任伯年为例:“任伯年虽然在同期画家中鹤立鸡群,但其画价却并不相称,主要因他生活在早期上海残酷的商品化环境中,缺少足够的精品力作所至。”
       他向记者讲述“掌故大王”郑逸梅记录的任伯年生活片段:“任伯年有一段时间迷上捏面人,画画少了,他太太就跟他不高兴。”可见,短时期不画画,生活就趋窘迫。“说明在任伯年所处的时代,以画为生主要靠数量,质量自然高不到哪儿去。然而,任伯年之所以成为任伯年,是因为他在作画谋生之外,始终有自己的追求。”汤哲明说。

秋韵礼仪庆典公司转载:第一财经网

 

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,均为本站原创
转载请注明:文章转载自:秋韵礼仪 [http://www.qiuyunly.com]
本文标题:日本觊觎中国时,吴昌硕却用海派绘画笼罩了日本艺术界
本文地址:http://sz.qiuyunly.com/xinyu/45499

返 回

我要分享

相关案例

更多案例

秋韵礼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