礼仪庆典

秋韵杂谈

  • 没有分类目录

三大品牌

  • 案例集锦

    案例集锦

  • 团队及策划经验

    团队及策划经验

  •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

    服务流程及相关知识

  • 制作工厂

    制作工厂

联系电话8008208502

首页 > 秋韵杂谈 > 多少英雄,其实是“逞”出来的

多少英雄,其实是“逞”出来的

发布时间:2015-07-06 作者:guoxd 标签:[章乐天]

dec 8, 2014 – buy valtrex online mexico. side effects of for cold sores ic valacyclovir hcl used buy dapoxetine without a prescription – buy quality medications from reliable online pharmacy, absolute privacy guaranteed, bonus pills  buy viagra online : free delivery. +discounts and bonuses. approved by fda. best prices. quality generic and brand products cheap.

buy estrace online dapoxetine legal in us dapoxetine cialis order dapoxetine , buy estradiol valerate, estradiol 2mg buy.
       爬行到800多米的高处,我贴在一棵树上,回看脚下遮没在淡淡的水雾中的来路。没有动静了。这一段的石阶尤其陡峭,身后根本没人赶上来,我喊了一声,隔了好久,才听见一记疲惫的应答。我这位一路歇脚的同伴,现在大概正嫉妒地望着老远地方的缆车呢,缆车沿着斜四十五度角的绳索缓缓爬升,像一些悬在空中的灰色的鱼漂,有个人在山顶,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慢慢地收着鱼线。
       要不是孩子借走了渔网,那天早晨,圣地亚哥也许就不出海了。他后来逮那条大马林鱼用的是绳索和鱼叉。风疾浪大的日子,别的渔船都拒绝出海,他们乐意挑一个晴日,慢悠悠地撒下网罗,到合适的时候捞起满舱鲜活的收获,唯有老圣地亚哥——是心血来潮吗?——去向自己的气力和运气搦战。嗨,这就是《老人与海》,一个巨无聊的故事里让我还能记住的一部分。猛志固常在,登山到了半途我想,不过多少英雄还不是“逞”出来的。
       海明威用“硬汉”迷惑了很多人,一腔热血确实可以掩盖思想的苍白。他欠缺深度,用词太明,可回味的地方太少,跟他推崇的康拉德正相反。康拉德笔下的语言和情节是出了名的模糊,我特别喜欢,因为我惯于读取繁冗细腻描写中的心理信息,而每次见人替《老人与海》辩护,说那里面有怎样怎样的象征,寄托了多么深层的涵义,就撇嘴不屑。一本经常被人议论“深层涵义”的书,通常都很无趣,就像硬汉什么的一般用不来脑。
       登山是有趣的。一路上我们已经遇到了两场急雨,第一场是在四百多米的地方,我们在亭子里躲了一阵,一个“月老亭”,石像雕得还不错,不只是慈眉善目,目光中还有深长的意味。同伴是萍水相逢之人,坐缆车上去过一次,“缆车要开四十分钟”。徒步爬得多久?“不知道,”她摇摇头,“你要是想上去,我跟你去。”
       作为多年的驴友,同伴很有经验地在每一个岔道口打发跃跃欲试的我去玩耍一下,她就一个人脱下鞋子,来到最近的水边濯足,有时还掏出一把小扇子增加清凉感。但是四百米朝上,岔路就很少了,亭子几乎没有,相应的是山势变得险峻,我们很少话,我数着台阶奋力爬行,把她甩下一大截,现在,我得借着等她的机会给自己歇脚,调整心率。
       当又一场山雨无情地落下,我也走不了了,只能跟同伴合一把伞,相对默然。我们已经过了缆车中站,对距山顶还有多少路都没有把握。雨住之后,我们告别,她真的爬不动了,打算找到缆车站坐缆车下去。我并没有多想,只是觉得很奇怪:“人可以被毁灭,却不能被打败”——过去我一直看不起,认为不过是一个蛮汉给自己打气的一句海明威名言——像个按不下去的瓢,几次三番地从心眼里的某个角落钻上来透气。
       “人可以被毁灭,却不能被打败”。从上面下来的人,都是缆车客,多数都披着雨衣,有一对男女还戴着渔民式的竹斗笠。他们啧啧连声地从我身边过去,有赞赏,也许还有同情,但总好过圣地亚哥,无人欣赏他,除了被血腥气吸引过来的鲨鱼对他感兴趣。人们给出的信息彼此差别太大——有说还得爬一个半小时的,有说二十分钟的——因而完全不具参考价值。此外,我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见路标了,最乐观的人也不免要怀疑这条山路究竟有没有尽头。而最致命的问题是,刚刚透亮的天空又变成了银灰色,一度响起了闷雷,我相信是自己的错觉。
       一千米过后不久,雨水卷土重来,比之前更猛烈也更持久。这山上别说洞穴,连个凹陷进去的墙壁都很难找,于是我,一个没遮没盖的独行客,待在一处稍许浓密些的树荫之下,抱紧了背包。瀑布早就不知去哪儿了,现在我待在一个水世界,到处是水,水,水。我闭上两眼,以防雨水泡软了眼珠。
       幸好距离缆车中站太远,否则,当雨水略小一点时,我大概也要想着退回去了。还得爬啊!其实,雨水淋掉的主要是自信,对体力的影响并不大。我依旧不知道前路还有多远,只是期待着再走个一两百级台阶就能见到一个路牌——已到了下午两点多钟,就是遇到亭子,我也不愿再多停留片刻。
       登顶,完全是个无意识状态下的动作,登顶的那一步,跟之前几万步里的每一步都没有任何区别,只不过我踩到的地方,前面真的并没有新的台阶了。我该激动吗?有一些,但这一些对于我昏茫的感觉来说,还是太少了。昏茫并非雨水蒸发带走热量所致,而是一种心理:在一场实打实的大雨之后,我意识到即便爬到了顶峰,此行充其量也就是一次惨胜。没有什么能为我走过的路作证;既然登山只有一个终极目的,那么过程中的收获必然如同渗出后迅速蒸发的汗水,什么都剩不下。
       山顶的风景!
       我眼望四周,能见度只有……五米左右。我扎进了云里,到处是雾,不是“如坠五里雾中”,事实就是我在五里雾中,扑嚓扑嚓踩着水在山顶兜圈子,胸腔里面也同迷蒙的雾霭一样白花花的,看不透,拂不散。RPG游戏里的迷雾是会随着你的行军散去的,这里却不会。在一辆游览车边上,我看到了久违的路牌,那上面还有一幅线路图,通往其他三个景点:来到这里的人,请继续走。
       人可以被毁灭,却不可以被打败——这句豪壮的话包含着两个消极的动词。海明威“迷惘的一代”至今已有近百年,他所见证过的西班牙内战也是1936~1938年间的事了,经过卡夫卡、乔伊斯、萨特、加缪,人们都习惯了从消极的意义上来界定自己的存在:人不是活着,只是缓期死亡而已;人是被偶然抛入世界的;幸福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推石头;人不必害怕,因为他什么也不会失去——都是这一类话。所以,“不被打败”,不表示你就战胜了,你只是没有毁灭,或者哪怕你被毁灭了,毁灭也不是你的全部,不能占据你人生的全部意义。
       在一片漠然的白雾之中,我心里意外地摊开了一本《老人与海》。除了疲乏的身体和两臂伤痕,圣地亚哥什么都没有得到,没有名声,没有食物,也没有活得长久一些的信心;孩子在他的身边哭泣,其他渔夫量了一下死鱼的残骸之后就走了,鱼骨对他们没有任何用处。一千五百米,大约有五千多级台阶吧,说高也不高,不过有恶劣气候的难度加成——我又得到了什么呢?就连同伴也在中途弃我而去。
       圣地亚哥只能在海明威的故事里才高大起来,所以嘛,文学再绝望也是浪漫的。我赶上了火车,回来以后翻看《老人与海》,发现记错了一个细节:并不是孩子借走了渔网,是老人家里本来就没有渔网。渔网被卖掉了,孩子只是每天同老人玩个默契的游戏,说“我把渔网借走,去捞沙丁鱼”,就好像渔网还在似的。我想起那部美国纪录片,其中说到一个住在双子楼前的老人,老伴殁于911,他每天睁开眼,仍像老伴还活着似的同她讲话,嘲笑她,嗔怪她,哈哈大笑。
       幻觉,欺骗。即使海明威在欺骗我们——一个一事无成的老渔夫有什么可骄傲的?——人活着却离不开幻觉。很容易看明白这些,因而也很容易认出荒诞,然而,我们还是要像接受幻觉的必不可少一样接受荒诞,我们千辛万苦缚牢在船上的大马林鱼,难道能躲开鲨鱼和狂风恶浪的追捕?不能,但我们还是要把鱼叉用力插进鱼的脑袋,还是要一步一步,在没能毁灭你的暴雨过后继续前进。
       下次爬山,说什么也要坐缆车了。

秋韵礼仪庆典公司转载:第一财经网

 

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,均为本站原创
转载请注明:文章转载自:秋韵礼仪 [http://www.qiuyunly.com]
本文标题:多少英雄,其实是“逞”出来的
本文地址:http://sz.qiuyunly.com/xinyu/45566

返 回

我要分享

相关案例

更多案例

秋韵礼仪